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她们的丝袜香
她们的丝袜香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她们的丝袜香

我爱丝袜,尤其是少妇熟女美腿上的丝袜。
  我所住的小区,好多美貌少妇和我做邻居,天天看着动人的丝袜美腿,犹如在天堂一般。其实色友们注意一下自己的周围,会发现很多迷人的少妇。
  想操这些少妇,尤其是让这些少妇迷人的丝袜来让我操,这是我做梦都想干的事情。当然,想归想,要做,那是犯法的。我可没那个胆子。
  迷恋这些美艳的少妇,虽然不能用她们的肉体来满足自己,但我还是有办法让自己满足的,那就是,用这些少妇穿过的丝袜来满足自己。
  这个方法,相信很多色友也都想过,不过偷丝袜嘛,恐怕就没有多少人干过了。我最初也只是意淫一下,最多到网上买些性感的新丝袜来打飞机。不过机会总是会来临的,会让你不得不抓住的!
  那是一个秋天的深夜,当时的温度已经开始下降,寒流过后,女人都开始穿上了丝袜来给美腿保暖,黑丝袜开始大行其道,或者穿高跟鞋或者穿长靴。我那天和朋友喝酒喝到半夜,慢慢悠悠地往家走。进了小区,看到了一个小院子,挂着满满一排洗好的衣服。
  我们小区规模很大,有30多栋楼,四面都有门,我家所在的楼真好在小区中间的位置,要走好久。每栋楼的一楼,都被住户划出了小院子,用铁栅栏围起来四四方方的。相当于给自己多弄一个阳台了。
  看到了衣服,我顺便停了下来,用手里的手机照了照。我们小区到了夜里,只有几个主干道上还有路灯,稀稀拉拉地暗得很,我现在走进了小路,就只能用手机自带的手电来照亮了。一看过去,我的眼睛大了!
  其中有不少的胸罩内裤,还有袜子呢!连裤丝袜、长筒丝袜、短棉袜,看得我眼睛都直了。本来就是个恋袜狂,看到了挂在衣架上的丝袜,本能的走近了几步。当时已经是深夜,我看了看四周,没有人,也没有灯光,借着酒劲,我胆子大了起来,把手伸进围栏,将最靠近我的一双肉色连裤丝袜拿了下来。连着衣架,我把裤袜和衣架裹在一起揣进怀里,匆匆离开。其实,这家人早就睡了,我只是心虚,才跑的飞快。
  父母住在外地,我在这个城市孤身一个人,有着足够的自由空间。回到家里,我锁上门,就是我一个人的天下。从怀里拿出都捂出了体温的丝袜,衣架让我随手扔到了一边。仔细察看一番,这是一双T字形裆部设计的肉色连裤丝袜,80D,厚薄适中,正是秋季少妇适宜穿的裤袜。裤袜的裆部没有加厚设计,和裤袜的腿部只是颜色约为不同,稍微深一点,紧紧是胯部做了加厚的一小块布料。我把丝袜凑近鼻子嗅起来,天气干燥,丝袜已经干了,上面留下了洗衣粉的香味,还有丝袜的尼龙想起。闻到了裤袜的裆部,我仿佛闻到了女人下体分泌物的味道,不知道是丝袜本身残留的,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,反正那叫一个爽!
  我自己回忆起来,自己取丝袜的那一家,应该是一对青年夫妻,男的不认识,因为不感兴趣,30多岁,而那个妻子,我却有印象,叫袁慧,是中学老师。因为每天上班我和她坐同一班公交车,所以偷偷记下了她的名字。袁慧是个大美人,也就28岁左右,还没有生孩子,平日里总是穿丝袜的,一般是老师好穿的套裙或者OL式的连衣裙。长发披肩,一对很勾人的丹凤眼。脑子里想着这个绝色少妇,我不禁把连裤袜放在自己的小弟弟上摩擦起来。
  袁慧就仿佛在我面前,一丝不挂,仅仅穿着我手里的肉色连裤丝袜,用她丝袜包裹的美腿摩擦我的肉棒。我索性把丝袜包裹住自己的肉棒,一边幻想着和袁慧做爱,一边套弄着打飞机。
  终于,我不知道套弄了多少下,终于射精了。精液正好积聚在肉色连裤丝袜的裆部,仿佛我成功在袁慧身上内射一般,我感到无比的满足。
  那一晚,我不知道射了多少次,我的精液浸透的连裤丝袜的每一处。后来昏昏沉沉地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时,肉色连裤丝袜扔到了地板上,上面布满了乳白色的精斑,散发着浓烈的精液味道。
  一大早,我把玩过的丝袜包在垃圾中间丢掉了,路过袁慧家时,正好袁慧出来在院子里收衣服。我心虚,悄悄地躲在一旁偷看。袁慧显然发现少了一双肉色连裤丝袜,将晾衣绳上的丝袜一双双反复查了几遍,才摇摇头收衣服回屋,很明显是生气了!
  上班时,我和袁慧同时在站台等车,袁慧绷着脸,看来是为丢丝袜而生气。
  我心虚地不敢正看她,心里窃喜,这个少妇哪里知道,她穿过的肉色连裤丝袜,被我偷去用来打手枪,爽了一夜,从上到下沾满了精液!
  站台上,我就站在袁慧的旁边,时不时地偷偷打量一下这美艳的少妇。我至今都记得清楚地记得,袁慧那天穿着粉色的羊绒针织长衫,长袖的连衣裙差不多,勾勒出身体的美妙曲线,长衫的外形又有点像修身的长T恤,下摆刚好包裹住美臀,圆圆的翘臀也是被紧绷出来,非常性感。她腿上的打底裤吸引了我的注意,这是蓝色仿牛仔布料的紧身踩脚裤,乍一看就像是紧身的踩脚牛仔裤,其实是类似厚一点的裤袜,是女人现在最流行穿的打底裤。我拼命地忍耐,否则早就上去摸袁慧的美腿了。她的脚上穿着肉色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皮鞋,等得久了,袁慧居然坐到站台的凳子上,把右脚从鞋里抽出来,抖了抖鞋子。难道是高跟鞋里进了沙子之类的东西,看着袁慧肉色丝袜包裹的小脚,我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!
  晚上,我悄悄地故作散步一般,走到袁慧家的小院子旁。院子里仍然晾着衣服,不过袁慧有了防备,内衣内裤还是丝袜都挂到了院子靠里的位置,我目测了一下,用手根本够不着了!而且,上午看到的那蓝色仿牛仔打底裤没有晾出来。
  按照季节看,这个季节已经不太容易出汗,而且很多女人都把这种跟厚裤袜差不多的打底裤当长裤穿,几天才洗一次也很正常了。衣架上只有一双肉色的中筒丝袜,应该是袁慧白天穿在打底裤里面的。
  我失望地在小区里转了一圈,没有得到袁慧的裤袜,心里空荡荡的。走到自己楼下,看到了院子里的东西,让我眼前一亮。我所住的单元楼,一楼住着四口人,一对夫妻,男女都是四十出头,有个上高中的女儿,那个妻子的妹妹上大学,也住在她们家。男的姓袁,叫什么没在意,是个小公司的副总,其实就是给领导开车的马仔。他媳妇叫郁芳,可是个大美人,虽说是四十出头,却是公认的尤物,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,好像是哪个部门的公务员。曾经我偷拍了她,放到网上去,很多网友都说这个女人是极品,但都猜她只有30出头。郁芳的妹妹,叫郁菲,在附近的大学学的新闻专业,和她姐姐一样迷人,20岁左右,可是身材模特一样。
  她家的院子里,晾着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和一双桃红色的连裤丝袜。这两双我都见过,黑色的是郁芳白天穿过的,加厚的裤袜裆部,裤袜腿部还有小小的樱花提花图案花纹,她穿着哪里像是女公务员,更像是买浪的骚货。那桃红色的裤袜是郁菲穿的,她每晚都住在姐姐家里,内衣也都在姐姐家里洗了。裤袜旁边的内裤更是吸引人,一条黑色的高腰提臀塑身美体内裤,一条是白色的三角小内裤。
  这两条性感的内裤,我就不知道都是谁穿过的了。
  这个时候,小区的居民大都回家看电视了,尤其是我们楼下,一个人都看不到。我在院子旁转悠了好几圈,丝袜和内裤挂的地方,我用手就能够到。可是我不敢,现在还不得深夜,我看到郁芳家里还亮着灯,万一去丝袜时,人出来了怎么办?
  我也没有心思回家,就在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等下去。到了十点多,终于,郁芳家里关灯了。两个女人都不习惯熬夜,她们的女儿也要上课,所以睡得早。我终于等到了机会,赶忙伸手把黑色连裤丝袜、桃红色连裤丝袜都取了过来。
  等了这么长时间,一不做二不休,两人的内裤我也取了下来。这时,往院子深处看,还有丝袜和内裤!
  我才想起来,这家的女儿,叫袁小洁,别看是高中生,却是个美人坯子,和她妈一样,也是尤物一个。今天是穿着中学校服套裙,可是腿上却穿着丝袜。另外怕冷,还穿着白色的纯棉中筒袜的。现在肉色的长筒丝袜和白色的中筒袜都在里面挂着,还有一条深蓝色的三角裤,应该是袁小洁的内裤。
  我吞了吞口水,伸手够不到,干着急。可还是让我想到了办法。我赶忙带着手里的战利品跑回家,回到家,我先把丝袜和内裤一件一件闻了一遍,虽说洗过了,可是美女的体味还是闻得到,真香啊!
  我平日会和几个朋友去户外钓鱼,鱼竿好几副。我取出一副粗一点结实的鱼竿下了楼。我在鱼竿上固定了一个钩子,伸长鱼竿,果然够到了!不费劲,那袁小洁的袜子和内裤就到了我的手里。
  回去后,好好玩弄了一番三个不同年龄的美女的贴身衣物。黑色的塑身内裤,腰部很高,可以到小腹,起到了束腹提臀的作用,腈纶的材质很有弹性,摸起来滑滑的,好舒服。这白色的三角裤,小小的,我试着穿在自己的身上,紧紧绷住自己的小弟弟,就好像和女人的下体亲密接触。这到底是郁芳穿的还是郁菲穿的呢,我一会拿起郁芳的黑色连裤袜,一会又玩起郁菲的桃红色连裤丝袜,幻想着两个女人的美腿任由我抚摸,两个女人的性器都被我的小弟弟玩弄。
  袁小洁的贴身衣服也在我手里,当然不能放过,肉色的长筒丝袜、白色的中筒棉袜都是我的好玩具,还有那深蓝色的三角裤,虽然没有她妈妈和小姨的内窥性噶,可是想想小姑娘那嫩嫩的小穴,我还是忍不住亲亲小女生的内裤。
  就这样,我好好了玩了一夜,三个美女的丝袜内裤轮流玩弄,把我能想到的花样都用了。手摸,嘴舔,在小弟弟上来回摩擦。一觉醒来,天亮了,几双丝袜摊在我的床上,那黑色的提臀塑身内裤也贴在我的下体上。内裤和丝袜都沾满了我的精液。不过,这一回,我可没舍得扔了,看了看如此性感的丝袜和内裤,我还是放进了洗衣机。洗干净可以继续玩嘛!
  下楼,刚走到过道,我听到了两个女人的声音。是郁芳和郁菲姐妹俩!
  太巧了!
  下楼的过道和郁芳家的院子靠的很近,我靠着墙角,这样她们看不到我,我却可以听到她们说话。
  “怎么回事,丝袜和内裤不见了!”这是郁菲的声音。
  “又是那个流氓,来偷我的内裤和丝袜了!”这时说话的是郁芳。靠,居然在我之前就有人偷过这少妇的丝袜,同道中人啊!
  “怎么,原来就丢过?”郁菲。
  郁芳:“是啊,夏天时,我的内裤丢过两次。没想到,秋天了,连我的丝袜都偷,还有小洁的,也不见了!”
  郁菲:“真讨厌,我那彩色裤袜可是很贵的。姐,以后可要小心点,不行衣服得挂屋里晾了。”
  郁芳:“我那美体内裤也很贵,是老袁出国时带回来的。我最喜欢的一条,也被这个变态偷了。屋里不是地方小嘛,哪里能晾下,以后尽量往院子里面放,别让他够到!这个变态,我女儿那么小,连小洁的内裤都偷……”
  我心里暗喜,和我猜的不错。郁菲年轻,身材保持的很好,可是郁芳毕竟四十出头了,老女人保养起来就是费劲嘛!那黑色的提臀束腹美体内裤,果然是郁芳这个老骚货的!
  后来,再看到这郁芳郁菲姐妹俩,还有那可爱的袁小洁,我的下面都会硬起来,想起自己如何玩弄她们的内裤丝袜,就好像操到了她们的阴户美腿一样。她们的丝袜和内裤我至今保留,是我最珍贵的收藏,用她们打飞机,很爽!
  此后,过了三天,郁芳郁菲姐妹都很小心,都是把衣物往院子里面放,防止被人够到。我也忍着,没有再去取她们的丝袜,毕竟,小不忍则乱大谋,敏感时期,万一人家偷偷监视着院子,被抓个现行,那就麻烦了!
  三天后,我终于在袁慧家的院子里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仿牛仔布打底裤!
  还是我那天看到的踩脚打底裤,现在洗好了,挂在院子里,虽然也是放在了院子里侧,可是我又鱼竿,怕什么!
  对于这条踩脚裤,我可是想了好久了。这天是周末,我却哪里都没有去,窝在家里,除了用郁芳郁菲的丝袜内裤打飞机,就是想着如何把那仿牛仔裤的打底裤弄到手了!
  还是到了半夜,11点多了,我带着鱼竿和手电下了楼。袁慧家的院子周围很黑,一丝光亮都没有。我熟练的用鱼竿勾出了仿牛仔踩脚裤,太棒了!这踩脚裤看起来像是紧身的牛仔裤,却是尼龙面料,好像是氨纶材质,柔滑富有弹性,只是印上了牛仔布的花纹而已。我忍不住在踩脚裤上亲了一口。宝贝,终于得到你了!
  我快速地回到家里,将踩脚裤拿在手里仔细把玩。如此有弹性的布料,让袁慧的美腿一丝不挂地展现在我面前,我回忆着这几天看到袁慧的情形,每一次,袁慧的美腿都是在这仿牛仔踩脚裤的包裹下,走动中大腿的嫩肉也微微颤动,在我心中荡漾起淫荡的波澜。每一次看到袁慧的美腿,我都有冲上去又摸又吻的冲动,差点犯错误。今天,她的仿牛仔踩脚裤,终于被我攥在手里。
  我拼命地又嗅又吻,试图将少妇的每一次体味气息都留在自己的身体里。香,真香,太香了!
  我原始的狂野都被激发出来。我把仿牛仔踩脚裤袜的裆部翻出来,这里是袁慧的性器紧贴的地方,我仿佛看到了袁慧的性器,冲着我张开了阴唇。我赤裸着身体,用仿牛仔踩脚裤来回在自己的身上摩擦,仿佛袁慧那动人的美腿拂过我的身体。仿牛仔踩脚裤的裆部又在我身上来回滑过,就好像是袁慧的下体按摩我的身躯,她的小穴在亲吻我的肌肤!
  我闭着眼,享受着这一切,这都太美妙了!
  当我用仿牛仔踩脚裤的裆部紧紧包裹住小弟弟时,我的小弟弟已经硬直到了极限。在踩脚裤的摩擦下,很快就射精了!可是小弟弟还很饥渴地硬在那里!
  我用踩脚裤臀部位置,再次包裹我的小弟弟来手淫。这里是袁慧美臀紧贴的位置,我幻想着和袁慧肛交,玩弄着踩脚裤……
  这一夜,我的精液留在了袁慧的仿牛仔踩脚裤的裆部、臀部,还是裤管里面。
  看着内侧沾满我精液的踩脚裤,我感到心满意足。好在是蓝色的仿牛仔布料,在踩脚裤的内侧,我的精液已经干涸,留下了白色的精斑,倒不是很明显。
  手里摸着踩脚裤,我突然有了大胆的想法!
  看看时间,凌晨4点半,已经玩了一夜了!
  我悄悄下楼,天微微有些光亮,还没有人出门。我用鱼竿把仿牛仔踩脚裤挂回到原来的晾衣绳上。然后,我悄悄回了家。
  到了6点多,我再次来到袁慧家附近,开始转悠。不久,袁慧像平常一样走进自己院子,收衣服。仿牛仔踩脚裤取下后,袁慧看了看。我心里一阵紧张,她发现精斑了吗?
  袁慧收好衣服进了屋。我心里一个劲琢磨,也许发现精斑了,袁慧会认为这是个恶作剧。可能她不知道这是精液干了后留下的,重新洗干净后再穿吧。我一个劲地瞎琢磨,去吃了早点。熬了一夜没睡觉,过完了周末,还得去上班,我的眼睛肿胀通红,身体更是疲惫不堪。
  站在公交站台,我等着公交车。这时候,我看到了袁慧,她和上次偷丝袜时穿着一样,粉色长衫,腿上是,仿牛仔紧身踩脚打底裤!
  天啊,这个少妇居然没有发现打底裤的裆部留下我的精斑,还有臀部,还有大腿部,还有膝盖小腿部,都有精斑!
  她没有发现,她直接穿在了腿上!
  我的心像爆炸一般,太性奋了!
  袁慧今天的心情看似不错,看到我这邻居,虽然不熟,还是微笑点点头。我笑着,心里却是心花怒放!
  这个美艳的少妇袁慧,她的打底裤紧紧包裹着她的下体。她不知道,她的小穴紧贴我的精液,她的美腿紧贴着我的精液,她的屁股也紧紧贴着我的精液。虽然她的体温,精液慢慢融化,会留在她的美腿上,偷过内裤,还会留在的小穴上,她的菊花上!
  我的眼前突然有了这样的景象,袁慧的美腿拂过我的小弟弟,袁慧的阴户被我抽插,留下我的精液,袁慧的菊花美穴更是在我的肛交下,留下我的精液……
  后来的日子里,我们小区的少妇熟女陆陆续续丢失过丝袜和内裤。不用说,虽然有其他的同好,但是大多数都是我干的。袁慧、郁芳、郁菲等美女的贴身衣服,被我盗来用各种花样来玩弄自慰,给我带来无穷的快乐。
  而我,最爱干的事情,就是将留下精液的丝袜、内裤还给这些美女,当然是偷偷地还。这些美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穿着留下我精液的丝袜内裤。换个说法,那就是这些美女的下体,都留下了我的精液!
  太有趣了!
  【完】